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当下或许是亚马逊中国卖家最艰难的时刻。席卷全球的疫情改变了一切,包括电商和外贸。

“上个星期美国疫情蔓延后,订单下滑得很厉害,这几天更明显,基本上是断崖式的下跌,快到不出单的地步了。”包括服装品类、户外用品和首饰等品类的卖家都是备受煎熬。受疫情影响,民众收入减少、外出意愿减弱、订单量剧减,“不到平时的50%,最严重的不到30%。”

疫情之下,亚马逊中国卖家面临着订单暴跌、物流成本暴涨、仓储等多方面压力,这个行业正面临着巨大挑战。

被疫情双重夹击的中国卖家

外贸行业有一种说法,亚马逊50%的卖家来自于中国,中国50%的卖家来自于深圳。

作为全球电商平台巨头之一,亚马逊吸引了全球包括中国的第三方卖家入驻。CEO杰夫•贝佐斯在4月11日致股东的信中表示,包括第三方卖家占销售额的比例从1999年的3%和2008年的30%升至2018年的58%。“第三方销售额从1亿美元增长到了1600亿美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52%。”在这其中,有大部分来自于中国深圳。

深圳海关数据显示,根据《2018深圳电子商务发展白皮书》数据,深圳市2018年跨境电商交易额约为4000亿元,位居全国前列。其中出口额约占59%,增速还在持续。2019年前5个月,深圳海关共验放786万票跨境电商零售出口货物,总货值20.5 亿元。

中国卖家们原本一帆风顺的生意,遭遇了中国疫情和全球疫情的双重暴击。

在1-2月份,由于国内疫情蔓延,引发了一些恐慌情绪。一些美国买家甚至对中国商品产生了排斥情绪。在亚马逊经营着个人护理等用品的张林说,有小部分客户在下单前曾询问,产品是否来自中国。得到肯定回复后,客户选择了取消订单。“这种情况在之前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出现过,现在很少了,只有偶尔一两单。”

最关键的是,国内的供应链被彻底打乱了。

中国春节时,欧美买家还是正常下单,按照惯例,一般商家会提前存储一些货品或者生产材料,等到春节之后的2-3月份,许多亚马逊卖家开始开发新品,合作工厂全力开工生产。

国内疫情发生后,所有的规划都被打乱了:工厂开工延期,各地工人无法正常返工,供应商无法供应生产材料,工厂无法开工。“目前的备料只能到3月底,4月份就很困难了。”这导致了大多数亚马逊卖家,原本计划都成为了未知变数。

“没有疫情的话,我们是2月2号上班。后面因为疫情多次延迟。工厂也一直没开工。目前新品的进度慢了两三个月左右。”王伟一声叹息。他有6年亚马逊跨境电商从业经历,在亚马逊经营着生活家居和3C品类产品。因为疫情,原本制定好的2020年经营计划已经全泡汤了。

从事服装与3C品类的卖家李明表示:“我们的供应链都在广东。现在返工之后,复工得很慢,工厂的工人因疫情影响一直无法到位。即使现在工人回来了,等原材料采购到位,恢复生产也需要一个周期。”

即使年前备货量充足的卖家,也不乐观。“我们公司虽然会多备一些货。但是也只能坚持到4月份,因为国内工厂开工不足。我们大部分供应商现在只恢复了3-4成产能。”张林也有些一筹莫展。

而等到3月中旬,国内产能基本恢复时,意大利、法国、美国的疫情开始爆发,封城、停工成了常态,失业率剧增。这直接影响了中国卖家们的销售和生意。

亚马逊上服装等是受到冲击最厉害的品类之一,李明的公司销量下滑明显。“ 我们的3C品类还好,现在订单量是平时的50%,但服装品类下滑非常明显。公司服装以夏季度假服饰为主,受疫情影响近期大家都没有度假的计划,或者是取消了。” “一开始是日本,订单下滑了50%-60%。那时欧美市场还算正常。但后来,疫情扩散后,欧美市场订单基本是断崖式下跌。以前这个时候,我们一天出100单,现在也就是每天30单。少了70%。”而纺织品和服装,正是中国卖家的重头。

而对于经营生活必需用品的中国卖家来说,目前影响还不是很明显。张林的公司经营着个人护理、厨房用品、宠物用品三个品类。“疫情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明显的影响,因为我们的产品都是生活刚需。厨房用品的订单量有些上升,其他品类跟平时差不多。”

便宜的3C产品订单,较往年同期有所上升。“像键盘鼠标这类产品,在隔离加强的情况下,打游戏、日常办公都会用得到。”

雪上加霜的物流和官方政策

影响跨境电商卖家的还有暴涨的物流成本。中国亚马逊卖家一般通过空运海运等途径,把货运到全球各地的亚马逊仓库,消费者下单后,然后走亚马逊物流发货。(简称FBA,类似京东物流服务)

今年1月份开始,有多个国家已经全面停止或减少了到中国的航班。小包快递会因为航班减少,成本大涨。如果换海运,成本降低,但交期就会延长,消费者体验不好。这对跨国交易和运输的中国卖家,影响是致命的。

按惯例一公斤物品,走空派(空运加上派送的简称)物流渠道,淡季的运费是28元,旺季为32元。现在一公斤要40元。但让卖家苦恼的是,很多渠道由于海外疫情,已经无法发货,如果转而选择采用快递空运,价格将会上升至45元。“上涨了60%。”

暴涨的物流成本,迫使很多中国卖家选择相对便宜的海运。海运的价格变化不大,一公斤8.5元,上涨到了9元。但时效性会差很多,消费者没法等待。空派渠道一般是7-10天,海运则需要25-30天。

而让中国卖家更措施不及的是,由于疫情的紧迫性,亚马逊平台上的生活必需品、医疗用品等出现短缺。亚马逊针对性的颁布了抗疫紧急政策。

3月17日-4月5日,亚马逊关闭非必要商品入库:““我们决定暂时优先考虑进入我们仓储中心的家庭必需品、医疗用品和其他刚需产品。”“对于非上述品类的商品,我们将暂时停止创建运营中心的入库申请。”对于大多数中国卖家们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。“短时间影响可以控制,再延长关闭入库时间的话,大部分中国卖家肯定会断货。”

为了最大程度保证货物供应充足,部分中国卖家开始采取了应对措施。做家用插座商品的陈姝,从3月17日开始,加班加点在亚马逊后台建立发货计划。将一部分商品发往第三方的海外仓库, 4月5日解禁之时,可以更快抵达亚马逊英国仓。“同样的货我们要发两遍,先发往第三方仓库,再从仓库转入FBA仓。”除了FBA本身的费用外,公司还需要支付第三方仓库的仓储、人工以及转仓的物流费用。陈姝估计,她负责的家用插座商品每个的运费成本将由原本的12元上涨至17元,上涨了41%。

观望中的亚马逊商家

截止到3月28号美国确诊人数超过10万人,已经远远超过中国。疫情何时出现全球性转折点,远远还未可知。但对于下半年行情,中国卖家们都保持谨慎的态度。但生活和生意还是要继续。

多位中国卖家均表示,今年会收缩公司规模,调低全年经营预期,甚至已经有少数同行开始关闭和转让公司了。“之前发展速度还不错,盘子比较大了。今年的经营目标会适当的往下放。主要把公司现有品类做好,扩张的速度慢下来。趁这个时间也抓一下公司内部的管理品质。”和张林比较类似,李明认为,经过这次疫情,能够使得公司的风险意识有所增强,开发新品时会更加谨慎。“对于公司长期发展而言,这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。”

也有中国卖家曾考虑过开发口罩等防疫类产品,但最终因为各国检测标准差别太大,前景不明朗等原因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大多数卖家仍旧决定维持目前经营的品类,做好本业。但对于新品的开发将会放缓。“原本一开年就要上很多新品,现在决定只先上一两款试试客户反应。”


上一篇: 罗永浩,你一定要成功
下一篇:大崩溃后的美国,1929年经济危机有多可怕?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