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说到县城,很多人想到各种土味视频,这其实过于片面,中国就像一个巨大的洋葱,每剥开一层,都有新的变化和面貌。过去的两年里,棚户改造和移动互联网的充分下沉,充分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和思维方式:

网贷和赌博:网贷对小县城年轻人的渗透,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。其实借款又和网络赌博紧密关联在一起了。这是借款的主要原因。县城里的工作分类很简单: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职员、自己做点生意、在小企业上点班,再就是自由职业和无业者。不管哪种职业,都有大量的闲杂时间。

三四线的城市的幸福感远超过一二线城市的人,主要的原因是大多不需要背负房贷或者房贷很低,他们不关心通货膨胀和中美贸易,他们更在意的是,隔壁张大毛新买的比亚迪是多少钱。再加上近几年的棚户改造,大量的拆迁户,手上有了新房子和现金,温饱不愁,于是饱暖思淫欲。打牌成为县城大多数人的休闲娱乐。麻将、牛牛、斗地主、炸金花等各种都深受欢迎。

尽管整个县城不断的管制和打击赌博,但其实很难完全禁止,尤其是春节时的亲朋好友聚会。更让人防不胜防的是,网络赌博的盛行,让查赌博和禁赌更加困难。很多赌博网站设立在海外,比如缅甸、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,运营者其实也是中国人。专门针对国内的用户进行运营。网络赌博有两种,一是和熟人赌,通过微信等约好后,去网络平台开一个房间,有一个进入密码,几个熟人在一起玩,输了就是直接微信或支付宝支付;另外一种就是陌生人之间的赌博,随机分配,或者和平台玩,这种赌局平台作弊的可能性很大。

一个并不熟悉的远方亲戚,20多岁,在一个小公司上班,一个月收入3000多,因为深陷网络赌博,一个月输了20多万,而这些钱全都是在网上通过各种互联网网络贷款平台获得的,一个月的利息7万,一个月就滚到了27万。不管是家里父母,还是其他亲戚朋友,都被这些网贷平台骚扰的不胜其烦。这种一人欠债,全家连坐的方式,在县城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包括在外地读书的学生,也有借款买iPhone或者交女朋友消费后无法偿还的,类似案例不胜枚举。基本上最后都是父母买单。

抖音、游戏&资讯App: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抖音等短视频对于县城的各个年龄阶层的渗透。包括KTV的点歌,大多是抖音带火起来的热曲。年龄从10来岁的小孩,一直到60多岁的老年人,都是抖音的拥趸。

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,我问家族一个60岁的阿姨为啥喜欢抖音,她说天太冷了,在被窝里看视频很舒服。因为中部地区是冬季是没有暖气的,湿冷。看电视久了就会很不舒服。但是其他视频App太复杂了,不会操作,抖音很简单,直接打开,滑动就可以了。可以看很多有意思的东西。因为是算法推荐,老年人喜欢的社会类、情感类内容,小孩喜欢的游戏类、搞笑类内容会不断的推荐,让他们觉得很满足。

再一个就是游戏。其实手机沉迷,已经是一个全民全社会的问题了,不分一二线城市或者三四线县城。但是父母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,三四线的父母意识会比一二线的弱很多。比如父母或者爷爷奶奶自己在打牌,为了小孩不哭闹或者不干扰,一般会塞一个手机给他们。小孩有了游戏,甚至可以坐一整天。游戏类型五花八门,消消乐和吃鸡等各种都有。

但是由于,今日头条、微信公号、百度App等新媒体和资讯平台的普及,很多三四线的年轻人对外界的认知有很大提升。比如我一个表哥,40多岁了,是县里做工程的,就对马斯克的旗下Boring Company修建的地下“胶囊列车”(Hyperloop)线路很感兴趣,和我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,我都觉得有些惊奇。他的所有认知都是来自于短视频和资讯App。

法律意识&交税:县城历来是人情和关系的社会。现在也不例外。但是逐渐的,大家对于法律的重视程度在改变。包括处理各种纠纷。

最初的改变是从社保开始的,其实和这两年棚户改造运动有很大关系,很多失地农民,政府会用一次性缴费的形式来打包社保。比如一个农民,之前是没有缴纳社保的,但政府征收了他的房子和土地,他就成了失地农民了。这个时候政府是可以允许他在收到拆迁款后,按标准一次补缴一笔钱,这笔钱政府会适当减免1-2万。然后60岁后开始领取养老金,刚开始是1000多元每月,逐渐增加。

因为拆迁关系到个人和家庭的切肤利益,所以更加关注国家政策和法律。因为享受到了确实的福利,所以又促进他们更加关注自身利益和政府政策。于是法律意识正在加强,以前有纠纷,主要的解决方式就是闹。很多人相信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不管是医疗,劳务,拆迁,还是合作等款项纠纷。一个亲戚说,以前如果一个厂欠钱不还,很有可能用货车拉上几车石头,直接倒在厂门口。现在基本看不到了,一个是扫黑,一个是因为大家法律意识在增强。最后还是求财,而不是发泄情绪。有事先看看法律上怎么解决。

随着社会管理的规范,随之带来的事税收政策逐渐规范化,很多人开始也不理解,为啥还要缴个税,他们没听过。但是,很多合作都需要开票了,而不是单纯的打到合作方的私账上。那个承包工程的亲戚说,他在目前结算的款项里,总共缴了十几万的个税了。不管缴税者是否理解和情愿,这已经成为大势,无法改变。有亲戚专门问了我新出台的个税抵扣的问题,我专门花了半个时间来普及如何抵扣。

诺伯特·维纳说,“传播是社会这个建筑物得以粘合在一起的混凝土。”县城和人们的变化,就是这句话最好的佐证。

南七道:创界网创始人,我们是关注创业与投资的新媒体

上一篇: 为什么春节红包这么猛?
下一篇:流浪地球都火了,但中国为啥拍不出小猪佩奇?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