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真没想到,杨永信和他的网瘾治疗中心,竟然还活着!还在电击治疗青少年!

今天的微博上,最新发布的关于杨永信的电击治疗的视频里,十三号房间里发出的凄厉的惨叫声,让我听3秒就没法再坚持下去了。我不知道世界上最让人绝望的嘶喊声是什么,但是,这绝对是其中的一种。今天,连一向伟光正的团中央微博也看不下去了,发了一个不指名道姓的微博。但这一次,真的会有改变吗?(我建议你们听听,也许再看这篇文章更有感触,但最好别半夜听)

经过这么多轮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密集曝光,整改,这家机构依然屹立不倒。在这背后,还有那么多家长,前赴后继的把自己亲生的孩子送到那所机构,用电刺激疗法 “治疗”网瘾。

没有这些家长,就不会有这家网瘾中心的存在。更让人恐惧的是,全国类似这样的暴力机构,遍地皆是,死亡惨案屡屡发生。

少年李傲,18岁,8月3日被家长送往合肥正能教育学校。8月5日,重伤不治身亡。

少年邓森山,8月1日,被父亲邓飞送到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。12个小时之后,邓森山死亡,全身伤痕。

少女玲玲,19岁,被母亲送到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。42天后,玲玲死亡,满身淤血和青肿。

但这只是冰山一角,出事后这些学校大多安然无恙,目前类似这样的戒断网瘾机构,全国有300多家。正是这些亲生父母和所谓网瘾机构的治疗,在精神和肉体上合谋杀死了这些年轻人。

说是治疗,其实就是通过暴力的手段进行惨无人道的虐待和摧残,直到彻底的打垮这些孩子们的自尊、身体、心理,甚至基本的认知,最后变得驯服,“听话”,麻木,乃至心智障碍,最后变成一具行尸走肉。

之前央视曝光的视频里,杨永信问一个小男孩知道为啥来这里吗?“不知道,我爸爸让我来这调节感情”。但是很快他知道自己错了,杨叫兽指挥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大汉,按住小男孩,把他架到病床上,然后用手捂住嘴,按住身体和手脚,开始电击头部,小男孩的惨叫声,撕心裂肺的传出房间,穿过走廊。电击完成后,他整个人变得呆滞。但是,孩子的父亲很满意。

“人生中有一次非常重要的身份转变,却不需要经过任何考试,不需要任何人认可,甚至几乎没有门槛,那就是成为“父母”。”在《一首小夜曲》里面,伊坂幸太郎提到:“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,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。是的,太可怕了。”

但是,比这更可怕的是愚蠢;比愚蠢更可怕的,是你最亲的人,打着爱的幌子,干着伤害你的勾当。

马东说,他做人是“底色悲凉”。其实我们这个社会,大多数父母的底色不是悲凉,是愚蠢。是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蠢,每个毛孔都透着傻气。不仅自己蠢,还试图要让后代变得比自己还蠢还坏还贱。

我们的父母们,从孩子小时候开始,大多数喜欢调侃和侮辱、虐待他们为乐,以摧毁孩子薄弱的自尊心和自信来打趣。于是我们从小就会听到,别人家的小孩,如何如何优秀和懂事?于是很多人长大之后,就成了网络上的那些渣男和绿茶婊们,每每扮着一副贱兮兮的样子发出哀叹:“别人家的男友或女友从没让我失望过。”

中国家长对小孩的要求,永远是要听话!听家长的话,听老师的话,听领导的话,长大了实在不听话,那就通过电击让你听话。但小孩不是物品,他们是人,但没有受到人应有的对待。在十三邀里,马东说,不管哪个时代,永远都只有5%的人有足够的求知欲,去不断学习和了解新事物的。另外95%的人,他们关注的就是眼前苟且和生活。中国95%的父母也是如此。但他们从来不关心自己是否错了?自己是否需要成长?自己是不是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?

中国父母擅长的,是一边干着愚蠢的勾当,一边理直气壮的念着免罪四字要诀,“为了你好。”为了你好,你要上培训班,为了你好,你要当公务员,为了你好,你要早点结婚,为了你好,你要生二胎,为了你好,把你交给豫章书院,为了你好,把你交给杨叫兽。为了你好,把你交给电击。

在全球,如果论甩锅的功力,中国的父母绝对是位居全球第一的。抖音让我的小孩沉迷,游戏让我的小孩堕落,手机让我的小孩萎靡,QQ让我的小孩消沉。所有的一切,都是“总有贱人想害我的宝贝”。但唯独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。不是我孩子不行,是这个社会太坏了。而他们自己呢?孩子哭了甩一部手机,孩子调皮了甩给学校,孩子放学放假了甩给培训班,甩给爷爷奶奶,孩子上网多了就甩给杨叫兽,孩子成年了就甩给社会,最后甚至甩给监狱,甩给上帝或撒旦。说好的爱呢?陪伴呢?共同成长呢?

8月份,海门市13岁少年小徐从四楼跳下死亡。小徐的父母长期在外经商,赚了很多钱,但没有时间陪伴他。他们认为是小徐玩的游戏有问题,“这是一款枪战逃生游戏,为了节省时间,玩家都是跳窗,而不走门”。小徐母亲坚定认为游戏害死了儿子,要告到游戏公司破产为止。同时她也要告牛顿,“如果不不是牛顿发明了万有引力,地球上就不会有重力,从高处坠落就不会受伤,我儿子也不会有事了。”看上去完美的逻辑背后,是100%无添加无勾兑的高纯度愚蠢和甩锅。身为英国皇家学会主席的牛顿,万万没想到,自己死了快300年之后,却被遥远的东方父母拖出来鞭尸。

“巨婴,即成年婴儿。身体上,是成年人了,而心理发展水平,却还是婴儿水准。”中国最大的巨婴群体,其实不是别人,正是这群为人父母的人。没事就盲目攀比,有事了让别人来背锅。即使一个年轻人最后变得操蛋起来,那也不是因为网络,不是因为软件,不是因为技术,而是因为愚蠢的父母本身。

就在今天,马化腾在知乎上提问,“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,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?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,会带来哪些改变?”。坐在深南大道高楼里,我和腾讯的资深产品经理,探讨着AI终究如何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。技术的日新月异,让这一切,看上去都是这么美好。

但现在看来,新技术可以改变这个物理的世界,但却难改变这帮打着爱的名义的蠢货。

在《小偷家族》里,妈妈信代紧紧抱住被人遗弃的小女孩树里,说:“打你不代表爱你,真正爱你的人,会像我这样,紧紧抱着你。”


上一篇: 启动投入2亿,OPPO为何大手笔投入“贝尔计划”
下一篇:网红惊醒,南柯一梦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