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“这两年在大数据领域,纯粹讲概念没有技术的公司都死完了。融资过很多的钱的企业虽然还存活着,但大多过的也很难受。”一位大数据领域的资深创业者,对创界网(ID:ChuangDaily)说出了整个业内的真实现状。

从2016年开始,就有人喊大数据的寒冬来了,但依然有很多资本进入大数据这个领域。到2017年《网络安全法》实施,曾经被称为大数据天堂的野蛮生长时代结束,行业进入调整期。进入2018年,洗牌持续加剧,凛冬真正来临了。

大数据公司的寒冬真的来了

在当下,大数据领域的公司基本是三分天下:BAT华为等巨头系、TalkingData华云数据Dataeye等创业系、和电信、移动、联通等国有系。

2013年到2016年,是大数据相关公司的春天,在这几年,创业公司很容易拿到融资,从几百万到数亿不等,有业内人调侃说:“行业风口期,只要在电脑上打开一个Excel表格就敢说自己是大数据公司,就有可能融到资。”不完全统计,仅在2017年的上半年,就有63家大数据创业公司获得了融资,总融资超过68亿人民币。其中获得上亿元融资的企业有17家。更有人乐观估计,在2020年,整个产业会超过13000亿。

大数据公司融资概况(部分,创界网制图)

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大数据行业的公司数量就开始逐渐压缩和减少,其中D轮融资超过4亿的百分点等公司开始大幅裁员,据说将超过600人的团队压缩到了300以内。2017新年刚过,亚信数据同样步入调整步伐,负责新领域探索的部门全部砍掉,据说还会有第二轮裁员。

除此之外,大数据公司在融资方面也遭遇难题,除了极个别的头部公司获得了大数额的投资,例如百融金服在今年4月完成了由中国国新基金领投,老股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增持的1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外,其他大多数的公司特别是初创团队获得融资的非常少,也有不少公司的融资记录还停留在前几年,比如集奥聚合的融资还停在2014年的B轮。

上海某基金的合伙人对创界网(ID:ChuangDaily)说,他们基金在14-15年投资了12个大数据项目,到了16年投资了4个,17年1个,18年完全停止了投资。主要是观望。而在投资的17各项目中,已经倒闭的有5个,占近30%。转型的有7个,剩下的5个,还在继续熬着。“几乎全军覆没。”说完之后他长叹了一口气。

国内大数据细分领域的头部公司Dataeye创始人汪祥斌指出,即使是估值很高的一些头部项目,现在大多日子也不好过。行业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谋求商业变现。根据爱分析发布的《2018中国大数据行业报告》显示,我国多家金融、政务大数据公司收入突破亿元大关,看上去一片繁华。但是由于大数据的基础建设需要长期投入,能做到收支平衡已经是不错的情况。少部分公司如Dataeye另辟蹊径,探索海外,已经实现了初步盈利。

还有部分的大数据公司,继续流血融资。多位从业者表示,由于之前概念炒的太火导致现在的大数据公司估值太高、项目太贵,目前整个行业都面临溢价过高这一问题。据说某一头部大数据公司在最新一轮融资中,上市的互联网巨头投资方觉得估值太高,直接打了对折,虽然最后还是融资了,但已经无心对外公布融资金额。

大数据公司估值概况(部分,来源爱分析)

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大数据领域,没有真正形成规模化变现或者利润很高的公司,面对如今热潮的褪去,当初给投资人开出的溢价无法兑现,后续融资压力很大。即使有收入,在行业营收较好的大数据金融还有政务公司,都面临回款这一硬伤。某大数据公司,和一银行签了一笔100万订单,三年过去了,还有一半的款没有结算。

大数据行业靠着概念就能拿到钱的风光早已一去不复返了,现在的大数据行业面临不可逆转的生死劫。

为什么大数据行业如此萧条?


大数据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结束,面对行业现在的艰难,追根溯源,是因为行业建设周期长、缺乏底层核心的技术、萎靡的经济大环境等综合原因造成的。

核心的大数据底层技术缺失

即使经过6年发展,我们依然缺乏大数据的核心技术。Dataeye创始人汪祥斌对创界网(ID:ChuangDaily)说,国内所有标榜做大数据的公司,用的基本上都是美国的hadoop底层核心技术,一旦全部切断,那么国内没有一家数据公司能存活下来。

据悉,目前有关大数据底层的核心模块全部来自于美国公司,包括腾讯、阿里在内的所有公司都在用它提供的技术。包括分布式的数据库在内,国内公司在这方面几乎没有原创技术,只有阿里逐渐在大数据开源社区贡献了一些技术。

国内的大数据公司,目前更多是在应用层面进行创造。这是当下国内互联网创业者最擅长的,能短期见效的、变现的应用层面的东西,比如说做数据统计、分析、挖掘等应用层面的技术。这是中国创业者在大数据行业的优势和强项。由于底层技术的缺失,根基不牢,一旦整个行业发展遭遇动荡,产业链上的创业者可能都会被波及,很难长远发展。

数据大而不精的尴尬现状

以广告投放为例,外界都以为大数据公司掌握大量数据,可以做到精准投放来增强产品购买率,在理论上来说没错,但其实只是一个理想状态。实际情况下,一个人的消费是由诸多维度的信息共同组成的。要实现信息采集、画像分析、用户推送、交易转化,需要掌握各种大量信息数据,然后在恰当的时间地点把东西推给合适的用户。比如一个喜欢浏览汽车的用户,如果在他面试或者开会的时间进行推送,很有可能就达不到传播目的,更不用谈转化。

实际上,国内每家数据公司其实都是一个数据孤岛,拥有的只是一个很片面的数据,并非一个全景化数据。虽然每家数据公司都标榜自己是全景化数据,但实际上并非如此。在大数据整个行业里,即使是腾讯这样的巨头也不敢说它的数据是全景化的。

行业建设周期长短期难获利

在国内,投资人普遍有一个通病,就是不能接受长线投资,这点在大数据领域体现的特别明显,很多投资人入局都是抱着一年翻倍、三年推出、四年上市这种心思来的,自然导致了大数据领域早前的概念成风、虚火旺盛现象。用资本的热度和周期去考核大数据行业的变现时间,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在大数据行业,数据积累和开发是有一定周期的,只有积累到一定数量,才有可能变现,但这没法一蹴而就。行业的发展是需要足够成长周期的,需要时间的积累和足够的耐心。

因为投资急躁,加上部分大数据领域创业公司的急于变现,甚至是投机取巧,企业当然无法安心扎根于技术,行业自然乱象丛生,加上《网络安全法》等数据法律健全,必然造成了一批大数据公司被淘汰。

经济下行投资环境日益艰难

进入到18年,由于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乐观,连巨头腾讯的股票都暴跌40%,很多基金连完成新的一轮募资都很困难,自身难保。剩下有钱的基金更加趋于谨慎。作为需要长期投资的大数据领域,融资更是越来越难。2018年以来,有关大数据公司融资的消息几乎是凤毛麟角。现在几乎到了“闻大数据色变”的地步,在投资人眼中已把大数据与“忽悠”、“骗子”一词挂钩。如此严峻的形势,估计还会持续2-3年。

出身腾讯系的创业者,Dataeye创始人汪祥斌称,他们早在3年前,就对行业的变化有了判断。早已经向日韩等国家开拓业务,和本土企业在当地成立公司,而这些企业都是在业内深耕了20年左右。同时公司也正在孵化AI团队,进一步开发一些核心算法,让产品适应更多的国家和地区。接下来,他们还会做基础的数据技术,相关的一些开放式的数据挖掘、封闭式的数据挖掘等。由于布局及时,避开了国内行业的红海,Dataeye预计会在今年实现更高的利润。

海外大数据市场逆势发展

与国内大数据公司面临困境的状况完全相反的是,海外的大数据行业正处在行业高速发展的两极状态。除了中国团队和企业走往海外。欧美等本土大数据公司开始批量上市。根据美国2016年大数据全景图,可以看到美国目前众多大数据相关公司和团队,行业非常细分,并且整个生态链都很健全。

美国大数据公司概况(资料来源网络)

在当下,国内的部分投资机构想投拥有核心基础技术的大数据公司,都会去硅谷,而国内优秀的大数据人才也向硅谷流失,因为那里更适合行业和个人发展。

与国内资本寒冬形成对比的是,在美国市场上,今年有大量美国大数据公司成功IPO。包括SurveyMonkey、Domo、Dropbox、DocuSign和ZScaler等多家公司。刚过去的10月6日,美国的一家大数据公司Elasticsearch$(ESTC)$也在美股成功上市,它是一家做数据搜索的公司,刚开始只是一个开源社区,然后慢慢变成一个成功的商业公司。上市当日股价直线拉升,最高点涨幅达122%。

《权力的游戏》里,主角们提及最多的就是“凛冬将至”,大数据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寒冬。但正如2000年左右互联网泡沫爆炸之后,走出了阿里谷歌一样,包括大数据行业也必然经历这个发展周期。历经渡劫的大数据行业,才能像社交、电商行业那样,成长出真正的独角兽。


上一篇: 为何腾讯创业系没有超级独角兽?
下一篇:启动投入2亿,OPPO为何大手笔投入“贝尔计划”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