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北京地域性的话题,就像是月经贴,隔段时间来一次,这次的话题,是反映IT民工生活的《月入五万,西二旗人为你示范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》,在这之前的是《西二旗完全装逼指南》、《昌平名媛生活指南》等等,让北京IT民工自嗨转发刷屏的东西。

为啥北京互联网人这么喜欢折腾?中国只有北京有互联网?什么时候见过深圳科苑路装逼指南,什么时候听过上海张江生活手册,什么时候听过成都天府软件园生活示范?是因为这些地方太穷太小太落后吗?不是,是我们不屑。我们更愿意关心一些实在的人和事,身边的同事,周围的朋友,家庭的收入,而非口嗨。

北京互联网人的自嗨和意淫,到了什么程度?中国互联网人口7亿,北京人口2000多万,撑死了200万从事互联网及周边。但就是这200万人,占中国互联网人数不到3%,却生产了国内97%的互联网概念和各种矫情、创业和人生导师。“逃离北上广深”、“追求诗和远方”、“追求自由奔放的灵魂”、“无人货架”、“工匠情怀”、“煎饼创业”、“电动按摩棒导师”等等,北京制造了国内互联网绝大部分猪和风口。二八黄金法则被彻底冲烂打垮。在帝都生活的久了,IT民工们往往产生了一种幻觉,自己生活在中国和互联网的中心,未来也许进化成地球和宇宙的中心。

事实上,北京大多数没事无病呻吟倒腾哪条路、哪个村等话题的人,大多和北京人其实没啥关系,不过是进城务工青年。一个人在自己地盘上折腾了几十年,哪有那么多可以呻吟的。你又不是老舍,没事写啥北平的秋啊。也许在点击公号文章发布之前,刚刚挂掉来自驻马店或攀枝花的老家电话,手机尚还在发烫。刚到北京虽然只一两年,已经开始学着北京人的尖团音不分,说话必是用儿化音来收尾。

“丫”、“小丫头片子”等词那是张嘴就来。其实咱都是外来人,谁不是呢,深圳95%严格意义上都是外地人,但至少,咱不装。

北京的民工们,在城市地铁里挤得金星直冒,每天从N环赶到公司,每年由于倒车走的路可以绕地球N周。但是,富有娱乐精神的北京民工时刻不忘记安慰自己,美其名曰给自己住的地方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燕郊,明明就是河北呗,更直接点还是穷呗,还有啥好遮遮掩掩的。你们这么喜欢扮演文艺青年,怎么忘记了文青圣经《洛丽塔》里写的“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,咳嗽,穷困和爱”。但凡在中国一个像样的城市,除了北京IT民工,深圳上海广州成都,谁会这样隔三差五的编段子,编地名,哄自己开心啊。深圳市区就是南山、福田,郊区就是龙岗、龙华,再出圈就是惠州、东莞,什么时候会来一个深郊啊!不可能!

隔三五个月,拍个蓝天,P了又P,然后发在朋友圈,“真好,这份蔚蓝”。别说人穷,就连基本的呼吸都没了,还扮演啥超凡脱俗的文艺青年。深圳科技园往南一公里就是绵延几十公里的海滩公园,但有几个人晒过炫耀过,见怪不怪了。

坐在咖啡厅,喝着速溶的廉价咖啡,给不谙世事的毕业女大学生,指点江山,心里却在盘算,再坚持一会,今夜酒店特价就开始了。实在不济,还能赶上开往燕郊的地铁和最后一班公交,在叨逼叨逼完几十亿的未来和格局之后,收拾好东西,天亮前还能从创业大街、五道口、西二旗赶到河北。

装着装着,自己都入戏了。善于调侃和嘲讽别人的罗永浩老师,创业初心确实值得尊敬,但是后来流连忘返在一群文青中间,自嗨到忘记了公司是要赚钱的,投资人是要回报的,员工是要发工资的,把所谓工匠和情怀两个词捧上了天,最后连同事的工资都发不出来,只能扯谎说银行系统有问题。BAT三者中,腾讯在深圳,杭州出了阿里,为啥两家都是3-4000亿美金级别,而李大爷的百度现在不到1000亿美金啊,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喜欢自嗨啊,沉浸在自我吹嘘和满足氛围里不能自拔。

在山海经里记载,在伊祁山的北边400里,有一种异兽,叫䝠,样子像三条腿的牛,它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叫自己的名字,原原原,以此彰显自己的存在,但是本身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所以说,贱人就是矫情!

南七道:南七道新媒创始人&CEO,虎嗅等年度作者,关注互联网和科技创业。公号南七道。


上一篇: 手机行业的AI竞赛,华为如何胜出?
下一篇:如何假装成有钱人的朋友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